banner
报价制造业女人
2020-01-12 10:3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在这个公众越来越重视女性的时代,女性问题不再是水底下的暗礁,而是所有人都在面对的现实问题。

  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好时代,比起规则化的“社会分工”,我们开始关注并思考分工合不合理,个体的需求是什么。

  这也是一个鱼龙混杂的时代,当问题被摆到明面时,无数人的痛苦被凝聚在一起。自然就有人丛中谋取利益。

  一个女人所经历的痛苦,往往一半来自外界,另一半来自内部误导或是自己。但不止是女人,所有人的命运都是如此。

  同学B:“我家娃快要上幼儿园了。”说完给我们晒娃的照片,他满脸微笑,照片中的小女孩对着镜头开心比V。

  问她为什么离婚,她说不出个所以然,不是鸡飞狗跳的抓小三,更不是影视剧里的婆媳对峙。

  婚前甜甜蜜蜜,婚后什么事都要我来。我每天在家给他做饭洗衣,他下班回家就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,谁受得了?

  一开始还会哄我,说他上班很累希望我能多体谅他。后来索性什么都不说,一天天像个懦夫一样坐在书房抽烟。

  我心里瞬间有一个问题想问她,转念一想按耐住这个疑惑,继续问她现在的丈夫对她好吗?

  “我从来都是很简单的女人。被人疼被人爱,相夫教子,做一个简单的女人就好了。女人天生就是要被男人宠的,他把我从前夫的深渊里解救出来,我很爱他。”

  就算是问了大概也得不到一个准确答案,作为一个渴望被拯救的公主,屈尊下凡做饭洗衣已经是天大恩赐,还想她做什么呢?

  她想要的确实很“简单”,要一个披荆斩棘的勇士,终生温柔地把她宠成一个小女孩,永远都不用长大。

  就像她的第二段婚姻,再次让她成为那个被保护的人,让她从前夫的深渊里走出来。

  对于前夫,她一味抱怨,却没有哪怕一点点的体谅,体谅他的累;对于现任,她说因为他救了她,所以她爱他。爱在哪?她说不出来。

  我没有继续加入话题,只是在心里默默感叹:原来,还有女人处在这种“美好陷阱”里。

  我们说爱情是平等的,是两个人相互宽慰相互理解的。所以渴望一直做小孩的我们不能总是当小孩。

  因为爱情是我失意时对方像个大人一样接住我的脆弱;对方痛苦时我像个大人一样去抚慰对方的痛苦。

  就像前文提到的同学C,她看不到前夫工作上的疲惫,只觉得前夫不够体贴,不像恋爱时那么温柔。

  痛苦中的她满心期许一个英雄来拯救她的生活,她什么也没做,安静地等待着一个男人的到来。

  这意味着夫妻之间多了更多的责任、义务。很多人婚姻美满,扶持到老,因为他们承担履行责任的同时,还愿意主动多花耐心在生活上;而婚姻不好的人,各有各的原因,但都离不开责任的缺失,两个人的不耐心。

  2019年7月23日,吴佩慈宣布怀上四胎。怀孕是人生喜事,但她的“喜事”却并未收获所有人的祝福。

  2014年2月,吴佩慈在香港生下女儿,15年生育二胎,17年生育三胎,19年宣布自己怀上四胎。

  她到底图什么?图所谓的豪门之实?可哪怕她不知疲倦地流水线造娃,纪晓波始终含糊不清,不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名分。

  有一部韩国电影叫《下女》,影片中挺着大肚子的富家太太与丈夫行房事时,笑着说:“我不懂哥哥嫂子为什么只生了一个孩子就不生了,我们又不是养不起孩子的穷人,等我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了,我还要生第四个,第五个!”

  跟吴佩慈一样,她把生育当做是任务,坚持不懈地超额完成任务。但她有名分,而吴佩慈没有。

  之所以提这样的例子,是因为她们也陷入跟我同学一样的陷阱里。但面对陷阱,她们选择迎合,紧紧抓住那条看似是稻草的枷锁,自认这是救赎人生之道。

  作为一个深耕互联网十几年的女性大V,她数十年如一日地给上百万粉丝答疑,还建立了名为“pu值、石头剪刀布”的理论体系。

  她给女性器官赋予了权利的意味,认为器官能够给人带来福利。这完全就是极端男权的女性化,甚至于理论的核心还是女性的权益要倾向于男性的给予。

  就像那些要男人永远礼让女性的女人,极致的性别压抑背后是彻底匍匐倒向另一方的性别特权。

  心理学有一个概念叫“投射性认同”,一个人将自己所感知到的内心世界投射到另外一个人身上,久而久之另一个人会认同他感受到的事物。

  有一位妻子总是担心老公出轨,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质问老公,她老公没有出轨,对她的质问感到不耐烦。这是妻子将她的感觉投射到老公身上。然而,她无时无刻的猜忌让老公受不了真的出轨了。这是投射性认同。

  更浅显地说就是,我们跟朋友一起吃饭,宴席上有一个人高谈阔论要如何做生意,如何避开一些商业上的陷阱。

  有人一开始觉得无趣,听着听着开始对他的言论表示赞同,连连点头,这是投射性认同。

  就像是那些深陷痛苦的女性,她们制造痛苦,久而久之,“世界”也认同了她们的痛苦,以痛吻之。

  最开始做自媒体的时候,身边做运营的朋友跟我说:“情感领域吧,打击痛点女性喜欢看,女人普遍是情绪脑作祟,男人一般是理性脑跟爬行脑。女人更加感情用事,男人要么会去区分利弊,要么就是纯粹追求下三滥。”

  一句话让两种性别都中伤,但是,既然人和人的大脑构造是一样的,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距?真的是源自基因上的天性吗?

  或许,所谓基因、天性,全都被上千年的社会文化所影响。我们将一切归因到本性上,认为本性是一个人的答案,却忽略了历史推演进程中的弥留。

  就像荣格所说:文化、基因、乃至社会环境等多种因素最终形成一个人的无意识,潜在影响他。

  1946年,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第二年,波伏娃开始创作《第二性》,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,这本西方女性“圣经”完整面世。

  很多人可能会对这个书名有所歧义,但其实,书中清清楚楚表明观点:当女性不再依附男性,活出自我,她就是第一性。

  波伏娃大胆前卫地指出,女人,如何做一个女人......这些都是被社会定义的。

  早在20世纪,人们已经开始正视女性问题,甚至是清楚明了地直指问题核心。近十年,随着社交网络的快速普及,人们获取信息的效率不再像上个世纪一样缓慢。

  就像前文提到的某知名情感博主,她说子宫是女性天然的福利。她凭什么这么说?凭什么物化女性赋予意义呢?

  也比如五年四胎的吴佩慈,在她备孕四胎前曾经发表声明:生孩子,是出于爱。比起爱,那些疼痛与疲惫都显得微不足道。

  她或许是相信自己的,因为如果自己都不信自己,前面所做的一切都将功亏于溃。

  当然,最终的落点还是要回到那个永远不想长大的女孩。我该说些什么呢?我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不想说,就算是说了,她又如何相信?如何去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?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ujjkv.cn 版权所有